【读诗经·爱淇河】马金章:青瓦覆顶的瓦舍
2020-10-23 浏览量:

栏目:读诗经·爱淇河

作品:青瓦覆顶的瓦舍      作者:马金章

朗诵:刘峰伟                   编辑:郭爱芳



开栏的话

淇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她孕育了鹤壁悠久的历史和文化,滋养了两岸的人民,被誉为诗河、史河、文化河,尤其因她而生的诗经文化更是鹤壁人民宝贵的文化财富和精神财富。2014年9月13日在鹤壁,淇河被中国诗歌学会命名为“中国诗河”,成为全国唯一一条以诗歌命名的河流;2018年2月4日在北京,淇河与汨罗江一起被中国屈原学会、中国诗歌研究中心授予“中国诗意地标”称号。鹤之声在宣传淇河、诵读诗经的文化活动中一直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鹤壁市委、市政府历来重视淇河生态保护和淇河文化的发掘,最近,《淇河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实施方案》发布,淇河生态发展进入了快车道。在方案中,由市委宣传部牵头,市文联、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落实的第四项“树立淇河文化品牌”第19条专门列出“制作《读诗经爱淇河》线上朗诵作品,通过鹤之声微信公众号发布,广泛传播淇河诗经文化”的工作。


为认真落实上级指示精神,做好此项工作,按照方案要求,鹤壁市朗诵协会主席团扩大会议研究确定,在鹤之声微信公众号之一的“鹤之声FM”开设“读诗经,爱淇河”栏目,每周一、四播发有关诗经淇河的文艺作品,用声音传播淇河文化、诗经文化,宣传大美鹤壁。


第四十期,播发马金章的作品《青瓦覆顶的瓦舍》,由刘峰伟朗诵。


青瓦覆顶的瓦舍

马金章

对瓦最深处的记忆是盖房撩瓦的情景。小时,很欣赏盖房撩瓦的协调动作。地面小工将数目不等的瓦一页页叠成一摞,用劲上抛,脚手架上的人稳稳将瓦摞接住放在屋顶架上。一页页瓦,在匠人手里,坐实在泥浆上。这个过程,我们这里叫瓦瓦。第一个瓦字,是动词,第二个瓦字,是名词。瓦瓦,词性的转变,由声调界定,真妙。妙处更在那一页页瓦,一天半晌时间,便在屋顶上正看为行,偏看是排地列成了蓝瓦瓦的方阵。从此,瓦们,携手同心,开始为这家遮风挡雨。      


对瓦最美的记忆与雨雪相关。飘乎的春雨,随微风撒落在瓦上,恰似此时柳芽桃蕾亲吻雨露的亲昵,个中韵味,如李商隐的诗句: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往往夏雨急骤,秋雨连绵。当银亮的雨线箭杆样射下的时候,瓦屋顶就像一面被擂响的鼓,发出噼噼啪啪的喧响,随即, 雨水顺着瓦垄浇下来,水天茫茫之中,屋檐随即垂下一挂晶亮的水帘。这其中韵致,在我有限的阅读中,还没觅到能引起我共鸣的表达。冬日逢雪,雪羽无声地落在瓦上,羽羽相接,层层叠压,慢慢变厚,厚成一床巨大的棉被,棉被便严严覆盖了屋顶。融雪的日子,天气会变得奇冷。俗语说:下雪不冷化雪冷。这期间,雪水和瓦,就像缠缠绵绵的情侣,难舍难分。屋顶最边那排檐瓦,板瓦上有个勾,叫滴水。融化的雪水,欲垂落下来,但却又被滴水凝注了,结成冰。凌冽的寒风中,滴水上的冰一点点加长,形成冰挂。三五日,瓦屋顶会露出青瓦瓦的冰蓝。看着胶粘在屋檐的冰挂,令人想起白居易的诗句:池冰晓合胶船底,楼雪晴销露瓦沟。


化雪寒冷。瓦屋化雪的那个冬日,却使我有了一个最最温暖的回忆。那年化雪的日子,母亲打电话叮嘱说,可不要节省啊,要把房里弄暖和。我说,暖和呀。母亲说,今天,我上街,从你门口过,你们那排房,数你屋里寒。我惊异,母亲没进家门,又没去邻家,咋知没邻家暖和呢?母亲接着说,别人家房顶上的雪差不多化光了,只你,屋顶上的雪,还厚墩墩、白晃晃的。放下电话,我急步走出家门,往屋顶一望,果然我屋顶上有白皑皑的积雪。我惊异,母亲疼爱儿子的心多细呀。那时,我感到一股暖潮在心里急骤翻腾起来。

作者简介

QQ截图20201023105834.jpg

马金章 浚县小河镇牛寨村人,鹤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自幼爱好文学,已在《十月》《解放军文艺》《北京文学》《莽原》《雨花》《广西文学》《飞天》《延河》《福建文学》《山东文学》《时代文学》《中国铁路文艺》《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发表出版文学作品200多万字。多篇作品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作家文摘》《青年文摘》《特别关注》等选刊转载,数十篇被收入出版社的小说选本。《血型符号》《臼声》《伏龙肝》《秀穗》《鳖爷》多次被选入高中语文试卷。已出版小说集3部、文化类图书28部。

诵者简介

QQ截图20201023105845.jpg

刘峰伟   鹤壁市朗诵协会优秀会员,一位朗诵爱好者,把朗诵当做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快乐朗诵,享受生活!

来源:鹤之声微信公众号

编辑:董丹

统筹:樊青戈

总值班:陈鸿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