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岩山顶感春秋
2020-05-08 浏览量:

作者:天平


四月中旬,疫情向好,周末同学相约登五岩山顶。车出市区,到快速通道北延路尽头左转,踏上原来的汤林公路,沿山路蜿蜒而上,到汤林隧道停车,开始登山。

我们沿隧道口南面的羊肠小道开始爬山。这是我小时候放牛常走的道,小路并不长,二十多分钟即到兽医岭。兽医岭是南北走向的一道山脊,一条沿山脊刚刚修建的防火带向远处延长,虽不是路,但迈步上面,赏景正好。

兽医岭,也是有故事的。兽医岭蜿蜒曲折,南通牟山,北到五岩山顶。这道岭原不叫兽医岭,传说中孙思邈为老虎拔喉)剌治病的故事就发生在他常行医往返的这道山脊上,从此人们就称这道岭为医兽岭,后传称为兽医岭。现在,孙思邈为老虎治病的传说还在当地广为流传。

兽医岭往西,是连绵不断的太行山。岭南不远往西,有一个大山沟,叫刘秀沟。传说当年东汉皇帝刘秀,为摆脱王莽追杀在此沟停留歇息而得名。在刘秀沟里,有一山坡叫王眺坡,当年王莽追杀刘秀,曾在此坡远眺已奔向远方的刘秀。现在,刘秀沟一段石板道上的马蹄印和道旁的石椅,传说是当年刘秀坐骑留下的马蹄印和刘秀坐过的石椅。

沿兽医岭向北稍走,可以看到山脊西边稍低处,有几段断断续续的石砌路岸,路岸维护着的是一条很窄的山路,路旁杂草荆棘丛生,显然早已废弃。这条路是汤林隧道开通后废弃的。几十年,不,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前,这条路是官道,是进出太行山的重要通道。因为没有隧道,人们只能翻过兽医岭。

父亲在世时,曾多次提到他年轻时和我的爷爷驴驮人扛从这儿翻过到林县东姚卖煤。听老乡讲,古道上原有字碑散落山间。我们过去翻找,没发现路碑,爱好古玩的新波同学却在泥土中扒出一枚古铜钱。铜钱锈迹斑斑,但可以看出是洪武通宝。我们完全可以认定,这是明朝洪武年间大槐树下的人们大移民时在这条官道上留下的。也可以想象这移民中,就有我们的祖先。

离开古道继续沿防火带北行,你会看到在右边的山梁上挺立着两棵枫树。四月的枫叶,透绿透绿,在春风中摇曳。这树,我太熟悉了,少年时在家放牛,夏天经常躺在树下乘凉。神奇的是,这两棵树下没有蚂蚁。听大人说,当年刘秀落难时在树下歇脚,时不时有蚂蚁袭扰。刘秀发牢骚:这枫树下没有蚂蚁就好了!结果,皇帝金口玉言,这两棵枫树下再也没有了蚂蚁。虽然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何这两棵枫树下没有蚂蚁,但想想儿时我们这些放牛娃曾和皇帝在同一棵树下享受没有蚂蚁侵扰的同等待遇,心里也挺美的。

继续北行,山梁偏向西北,一道山沟横在眼前,这是九沟。隔沟北望,对面银灰色的山石并排矗立向南,十分俊秀挺拔,这是有名的蜡烛山。蜡烛山从南看形似蜡烛,故名。传说古时山上有神点燃蜡烛,夜晚烛火通明,能照到山下几十里外的汤阴城。后来,外族入侵砸碎了神烛,从此神烛不再。山的东面有一块巨大的山石,中间一条裂缝像刀斧劈开似的,据说是当年外族进犯蜡烛山时劈开的,所以蜡烛山也叫裂子山。

到了九沟,一片枫树林映入眼帘,从山下到山上,上百棵枫树自然分布,高低错落,如诗如画。走进枫林,脚下野草青青,黄花怒放;眼前枫树,棵棵苍劲古朴,盘根错节;头上绿叶蔽日,风吹枫叶沙沙响。偶尔有几棵杏树隐身其间,指甲盖儿大小的杏儿隐藏叶间,三三两两。较高的树枝上会不断有一个个鸟巢显现,远处传来老鸹的叫声。这片枫林规模之大、树木之整壮,在本地少有。它不是近期栽种的,同前面提到的那两棵枫树一样,我小的时候就存在,且已成林,几十年过去了,绿色依然浓烈。

枫树林路边有三个破旧的小石屋,每座仅有两三平方米,十分狭小低矮,完全由石头垒成,两个已倒塌,一个还屹立在路边,十分苍凉。我知道,这破旧的小石屋曾是狐尾沟村护林员的住处,正是他们三十多年坚持不懈的种植管护,才有了眼前这绿山、这枫林,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如今的人们,可以漫步林下,不能忘记他们,不能不感谢他们!

穿过枫树林,翻过蜡烛山,前面是一个小山头。高高的山顶上矗立着三根高高的铁旗杆,这是人造的日月星景观。我们攒足力气,争先恐后爬了上去。

这里就是五岩山顶。它的下面就是著名的五岩山景区。五岩山,因名医孙思邈在此隐居制药炼丹、悬壶济世、著书传世而著名,千百年来香火不断。五岩山景区北山崖下,几十个大小不一的东魏石窟镶嵌在悬崖峭壁,极具文物价值。

景区中的压轴景点当属孙思邈洞。此洞原来只有三四十米深,洞口坐南朝北。在山的背面,原来有一过去被称作狼洞的小洞口,千百年来无人关注。改革开放后,当地村民自发和孙思邈洞相向对挖,竟贯通成为一洞。该洞长四百余米,天然溶洞,奇秀,遂成五岩山景区绝景。对此,中央电视台《地理中国》栏目曾作专题报道。

坐在五岩山顶,身后是连绵的群山,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华北平原,烟云中的城市、矿山时隐时现。看看身后,望望眼前,突然有一点感悟:孙思邈在此隐居也许只是传说,为什么千百年来人们朝拜他、敬仰他,就因为他一心为民、悬壶济世、治病救人!这足以说明,一个人只要真心为民,做一些有利于人民的事,人民就不会忘记他。

我想,我们只是世上匆匆一过客,不能呼风唤雨,也不能济世救人、著书立说,虽不能有大的作为,但应该尽力使自己有限的生命像那山上的枫树、树下的小草,力所能及给世界增添一抹绿色!

时近中午,我们返回,淹没在绿色中。



来源:鹤壁日报

编辑:樊翠翠

统筹:陈鸿

总值班:陈鸿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