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读书狂
2020-05-08 浏览量:

作者:张同森


本来我拟的题目叫《我为书狂》,后来一想不妥:书买回家往书架上一摆完事大吉,那不等于给书找了个漂亮被窝让它们睡大觉吗?那与置了豪宅不住任它荒成废屋、买了豪车不开任它锈成疙瘩、摆了盛宴不享任它馊成垃圾何异?所以,我必须在题目中加个“读”字。

读书让我痴狂,每天1小时晨读,我已经坚持了近20年,走到哪儿把读书行囊带到哪儿,连过年、生病住院都雷打不动。最开始我是在书房读,读到忘情处,声音会越来越大,隔壁老婆直喊:“过了,戏演过了!”赶紧调低音量,不爽,于是把读书阵地转移到了操场。

操场读书怕的是下雨,但只要不下刀子,我也坚持,只不过把地上活动转移到地下停车场。停车场人少,可蚊子多,春天新蚊连啵,秋天红包频送,但为了读书这个“口舌之享”,我忍了。

一个年过半百的人还用得着读书吗?清朝才子张潮在《幽梦影》有言:“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另一位是宋代的黄庭坚:“士大夫三日不读书,对镜觉面目可憎、向人亦语言无味。”

一次在小区晨读,忽觉丝瓜架后,临要走却闪出一老者说,我偷听你半天了,现在像你这样的读书人可不多见了。我说有本事的都忙成功去了,闲人才弄这事儿。他笑了:“送你几根丝瓜和梅豆吧——谁说读书没有用,丝瓜和梅豆就是最直接的证明!”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几天前在天赉游园早读,邂逅一位四十出头的先生,一路蹀躞(dié xiè)而来,手里抱着手机嘴里念念有词。几个回合过后,我们相视而乐,仿佛神交已久的故知。一问,对方竟然是搞室内装修的!真是“书”味相投啊,赶紧加为好友方才安心。

有次去药店买滴眼液。我把钱递给收银员,她拖着腔唱:“收您50元,找您28块5。”一嗓子把我和妻子全逗笑了,收银员解释:“唱收唱付是我们的行规啊。这样记得牢,也不容易错。”她的话忽然给了我启发,我如果像她那样读诗,肯定记得牢。打那以后,我便学着人家唱读诗,拿北宋郑文宝的《柳枝词》举个例子:“亭亭画舸系春潭,直到行人酒半酣。不管烟波与风雨,载将离恨过江南。”我用《新鸳鸯蝴蝶梦》的旋律来唱读,竟然七绝七律都能套用!也不知道好听不好听,反正也不卖票,自己喜欢就成。

读到好篇章,如同淘到好的宝贝,宝山空归岂不可惜?我便准备了一个读书活页百宝箱。一般的“活”页是活动的活,我的活页是鲜活的活、活蹦乱跳的活,因为我背诵完一页后,就更换新的页面,旧页面保存起来供将来“旧梦重温”。

闭门即是青山,读书随处净土。每天读完《诗经》《论语》、唐诗宋词、《古文观止》《菜根谭》,怕自己也变成古董,我总要读一读现代美文。读书让我快乐、让我充实,让我感觉到了生活的美好、生命的色彩和文学的魅力。

有首歌是这么唱的:“让我一次爱个够,现在和以后!”这歌词有问题。真正的爱,一次怎么能爱个够呢?让我今生读书读个痛快吧,从现在直到永久!



来源:鹤壁日报

编辑:樊翠翠

统筹:陈鸿

总值班:陈鸿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