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淇水边》完整版
2020-05-28 浏览量:

第一集  淇水悠悠

淇河,古称淇水,从棋子山源头经流林州鹤壁至卫河交汇,绵延160公里。数亿年来,潺潺流水见证了淇河两岸的喜怒哀乐、离合悲欢。幽幽淇水,淇水滺滺,粼粼波光饱含着它深沉的爱意,绵延起伏的山石与淇水相伴,不离不弃地哺育着一花、一草、一木、一林。

做梦的年纪丰富了我们对淇水的向往,特别是在和一个河边养蜂人的攀谈中更生发出一种别样的理解,这些小家伙们整日围绕着花朵奔忙,它们生活规律,内部分工严密,产出的蜂蜜、蜂胶、蜂巢等都是宝贝。

双全和他的蜜蜂静静地望着山形,听风、听雨、听流水,在如诗如画般的生活中怡然自得。

时光荏苒,淇水淙淙,默默地涵养着淇水儿女,在漫长的岁月里以水之形勾勒出千年画卷。

淇河两岸文化体系繁杂,从现有的传记传说中可见一斑,从远古伏羲河洛图的产生到殷商的没落,从牧野战场的铁马金戈到春秋乱世的百家争鸣,这一切的一切都已成为尘封于此的记忆。

这条河就这么流淌了千年。

在每一个春夏秋冬中往复循环。

以它博大的胸怀与淡泊的姿态静静地流入未来。

第二集  援水而居

鹤壁市位于河南省北部,因世传双鹤栖于南山之峭壁而得名,这座隐藏于太行山东麓的小城,至今已默默在历史的长河中扎根千年。这里不仅居住着殷商时代的后裔,更包容了来自华夏各地的同胞。

援水而居几乎是所有历史悠久的城市的共同特点,鹤壁也不例外,这里水源丰沛水质清澈,不仅满足着人类和动物生存的基础需求,也灌溉着这一方土地,不断为人们日益丰富的饮食与生活提供便利。

许沟村,是距离鹤壁市中心西北约10公里的一个村落

这里毗邻淇河三面环山,一如往常天刚刚亮廉新国就赶出了整个鸭厂的鸭子。

【同期声 村民和廉兴国打招呼  村民:兴国放鸭子了? 廉兴国:嗯,放鸭子了。】

据廉新国介绍,他所工作的鸭厂是附近所有村子中最大的鸭厂,鸭厂老板郑会军经过近20年的努力已经把鸭子的数量发展到了4000多只。与此同时,在距离鸭厂几百米的地方,廉新国的老板郑会军一大早就在缠丝鸭蛋展览馆前忙碌着,开始了一天的生计。

【同期声  市民和郑会军对话  市民:咋卖法儿?咱这(鸭蛋)。郑会军:要生的要熟的?市民:要生的吧。郑会军:生的10块钱1斤。】

【同期声 市民:  他就河里(淇河)这一段产这个(缠丝蛋),其它地方都没有啦,其它地方都是淇河水,但是它没有这个(缠丝蛋),青皮蛋吃了对血压血脂好。】

依托许沟村的地理优势,郑会军从年轻时就开始养鸭,规模越做越大,目前在许沟村外不远的淇河边建起了集养殖售卖宣传为一体的综合中心。去年他干脆把家也搬进到的这里,早上都是忙一会再回到后院吃早饭。

缠丝鸭蛋外观与普通鸭蛋相似,切开之后却别有洞天,腌制后煮熟的缠丝鸭蛋蛋黄呈红黄圆环相间排列形似年轮,层与层之间有油脂隔离。淇河缠丝鸭蛋,其蛋黄的矿物质微量元素,蛋白质含量均高于普通鸭蛋,且胆固醇仅仅约为普通鸭蛋的一半,缠丝鸭蛋为何如此特殊这还得从这鸭子从这淇河说起。

【同期声 郑会军:  咱这主要是温泉,你看到下边了没有,下边说是黑石头,实际上是火山口了,而且咱这里地下温泉一年四季是19度,局域仅限到许沟这一块。】

地震时留下的火山口是许沟温泉水的形成原因,这里隐藏的温泉泉眼有3000余个,村西激流而下的淇河水与许沟温泉交叉相遇转弯进入宽深的河面,在冬季热气蒸腾的温泉则使得淇河下游岸边的树木形成雾凇美景如梦似幻。

不仅有造就了缠丝鸭蛋的许沟温泉,淇河一水两岸更孕育了多种多样的花花草草,除了为这座小城增添一抹俏色,更有着寻常日用的神奇疗效。

下午6点多钟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电视节目主持人李菲终于可以下班了。

【同期声 李菲与同事对话  李菲:哎,对了岩岩你冬凌草还有吗借我一包?岩岩:哦,好的,有,正好有。李菲:哎呀太好了,哎呀做一天节目嗓子特别累,来一包冬凌草太好了,平常我也是每天都喝两包,但是今天正好喝没了,幸好你的冬凌草。】

冬凌草学名碎米桠,是我国常见的一种唇形科植物,每到春夏时节这些小家伙们就从淇河沿岸的地里探出了头,它们舒展身体拥抱阳光。鹤壁市内很多茶馆里就有售卖加工好的冬凌草,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李菲很喜欢去茶馆和朋友喝喝茶聊聊天。

【同期声 李菲:我们这个职业决定这我们呀,就是经常用嗓过度,所以我们播音员主持人都特别喜欢喝冬凌草茶,因为它可以润喉润肺,这个冬凌草茶真的非常好来一杯尝一尝。】

冬凌草是鹤壁人眼中的一宝,坊巷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日饮冰凌草一碗,防皱去斑养容颜。亮嗓清音苦后甘,驱除病魔身心安。”

【同期声 李菲 :最好要用保温杯携带,就是温度控制在70度左后是最好的,它的功效才能发挥到极致,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离廉兴国赶鸭不远的地方,老王一大早就来到淇河岸边,选好位置,支鱼竿、上鱼饵、甩鱼沟,一系列熟悉的动作都在表明他是一个很熟练的垂钓者,不一会功夫一条淇河鲫鱼便上钩了,王师傅用力吊起鲫鱼,放进自己的存鱼网子里。

【同期声 老王与村民对话  村民:王师傅,钓多少鱼啦?老王:钓了五六个(条)啦。村民:哎呀效果不错啊!】

淇河的鲫鱼为特殊的三倍体鱼类,比普通鲫鱼个头更大,是淇河特有的物种,并且淇河鲫鱼在营养价值上,具有高蛋白低脂肪的特点,这些同样归功于淇河特殊的温泉水。

与很多地方一样,滋养了这些美妙生灵的淇河水在多年来人类日益疯长的索取和利用过程中同样受到过关乎存亡的威胁。上世纪60年代,由于兴修水利,淇河流量水域面积锐减,甚至在步入新世纪的那几年出现了长期的断流,加之人们对于鲫鱼等生物过度捕捞致使淇河生态受到严重损害。

淇河生态恶化,鹤壁市政府立即出重拳下重方严厉打击破坏淇河生态的行为,力挽狂澜于既倒。经过政府与村民多年常抓不懈的努力,淇河生态又重归健康。

一方水土育一方儿女,对自然的崇敬,对淇水的爱护,使得人类与这里的生灵一起陪伴着这条母亲一般温暖的古老河流休养生息,共述平生。

第三集  农桑诗话

河流,看似柔弱,却孕育无数的生命。从古至今,源远流长,展现着大自然温柔的一面,包括人类在内的各种生物生存、繁衍。随着环境的更迭不断进化,仰仗河流满足自己的物质需要,然而,只有人类,自思想觉醒伊始,就把河流作为一种文化的依托,也只有人类,在长达万年的生命旅程中不断升华着河流的意义。

孙大爷,是书法协会的一名会员,每天清晨,他都会和几个朋友一起到这来写写字。“淇上风日好,纷纷沿岸多。绿芳杏未歇,泛滥此明波。”

【同期声 孙大爷:这首诗是唐代的著名诗人沈颂写的,把淇河的远景实景都写出来了,目前来看回顾也好评价也好,营造出一种很好的意境。】

翠竹繁茂,淇水汤汤。不同笔墨的绿色相映成趣。

百雉孤城,壁立远山 。淇河的静谧安然让人流连其中。

满足了温饱,人们的精神生活也就日益丰富起来。面对淇河美景,心中杂陈的五味便寄托在眼前所见之中。文学便于淇水卫地不知不觉埋下充满生机的种子。

【同期声 老赵与妻子对话

老赵:孩儿他娘,孩儿他娘。饭好了没有?

妻子:好了好了】

下午五点,大概是老赵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

【同期声 老赵与妻子对话 今天可以可以】

老赵的儿子在北京工作,收入不错。

【同期声 老赵与妻子对话

老赵:马上咱这就开发好了,回来咱孩儿别让他在外面干活了,太累。

妻子:让他来咱这家乡发展吧,正说着就来电话了。 

老赵:赶紧接赶紧接。

妻子:正说你呢,什么时候回来呀?

孩子:忙完这几天吧,前两天我给俺爸买了个手机。

老赵:胡买干啥嘞,踏踏实实干活吧,好好攒钱。】

每次通话,老赵的妻子总是热络的嘘寒问暖,老赵则用浅浅的微笑,表达着对儿子的想念。

早上,老赵和妻子就相继出门了,妻子种菜,老赵撑船。

开元二十四年秋,高适也隐居于此,在勤劳的耕作中感受着脚踏实地的生活,在山水怡然处,疏泄着似乎不属于自己的忧愁。山野间的想法也许当今已经有些格格不入,但简单认真勤劳努力的生活态度却永远不会褪色。他们的生活, 在别人的诗里,更在自己的手中。

中国古代民俗文化中,桑林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古人认为桑林能行云布雨,在桑林之地修建社庙,每逢收成之日或时至旱季都会举行祭祀活动。旱季,古人在桑林举行声势浩大的雩祀,祈求甘霖。而每逢收获之际,众人齐聚于此,载歌载舞,狂欢数日,感念天恩。辛勤劳作了一年的少男少女 ,此时终于有机会窥见心爱之人的面貌,是时,男女青年歌舞相悦,自由恋爱,求子求偶。因此桑林也成为古人歌颂情爱的载体。

“淇水汤汤,渐车为裳”,诗经《氓》所讲的便是发生在这淇水卫地的故事,它以一女子之口吻,坦言其情变经历和深切体验。“桑之未落,其叶沃若。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诗句以不同时节的桑叶形容女子的状态,热恋之时,她犹如轻灵的桑叶,楚楚动人,被抛弃之后的她,饱受爱情变节之苦,其黄而陨。

《诗经·鄘风·桑中》则记叙了一场浪漫、洒脱的桑园约会。“爰采麦矣,沬之北矣。云谁之思,美孟弋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朝代更迭,载歌载舞的盛景已现颓势,而随着儒家思想的兴起桑林间。男女相约合欢的行为,被视为离经叛道的异端之举。“微风轻拂黄柳丝,杂花垂首送水流。”红妆美人与金鞍少年在美轮美奂的淇河美景下互生情愫。夕阳西下,散落一地的闺怨,随淇波绵延为异乡的爱人带去思念。

第四集 诗说淇河

淇河诗歌如淇水一样从古至今浩浩荡荡,奔流不息,所以,淇河是当之无愧的“中国诗河”。

周代诗歌《淇奥》以虚怀若竹来赞美卫武公,形成了以竹喻人的千古竹文化。从西游记描写淇澳园“翠筠jūn不染湘娥泪,班箨tuò堪传汉史香”到郑板桥“依昔居官濮宋间,淇园亲访竹班班。笔头学得千枝翠,今日逢君却寄还”等等诗篇可见,《淇奥》之后,竹文化影响深远。

当年的淇水岸到底有着怎样的宜居宜隐的魔力,会让天堂杭州的文人雅士恨不能把美丽的淇奥搬去,而在九溪烟树立一巨石,镌刻“淇奥尚舍”聊以自慰?诗说淇河,不难找到答案。

从先秦《硕人》的主人公——国标白富美庄姜,以其红颜薄命的人生,开了思妇诗、怨妇诗、送别诗的先河,凭着《燕燕》《柏舟》《日月》《终风》等诗篇,坐实了中国女诗人第一把交椅。

许穆夫人,因为《载驰》被称为中国第一位爱国女诗人。她是那么写的也是那么做的,她的事迹被西汉文学家刘向写进中国第一部妇女史书《烈女传》。

曹操的“北上太行山,艰哉何魏巍”,曹丕“经历万岁林,行行到黎阳”,李白“淇水流碧玉,舟车日奔冲”王维“屏居淇水上,东野旷无山”,苏轼“惟有长身六君子,依依犹得似淇园”,“唯有黄楼诗,千古配淇奥”,袁士元的“淇澳风清,渭川月朗,此时天产耆qí 英”。

王阳明“晓披烟雾入青峦,山寺疏钟万木寒”,王越的“醉吐胸中万丈虹,散作纸上风雷吼”。值得骄傲的是,以上卫庄姜和许穆夫人,无论是嫁到卫国的媳妇还是卫国的女儿,都是卫国本土的诗人。淇水岸上,出美女诗人,也出了文武双全的帅哥王越。

是金子,迟早会发光。初唐本土诗僧王梵志赋有哲理禅意的白话诗,埋没数百年后,到明朝以后大放异彩“他人骑大马,我独跨驴子。回顾担柴汉,心下较些子”是他的风格。

  史诗发展到清朝,乾隆皇帝“筠篁jūn huáng突淇澳,风景胜江南”,林则徐的“自是君身有仙骨,移此千竿万竿绿…国风诗人吟淇奥,更附韩宣颂嘉木”,汪国真“早闻中原有名珠,淇滨新秀惊世殊。夜来喜见花千树,星去欣瞧绿万株。抬眼望,彩云飞,春来此处不思归。一草一石都振奋,含是兰花绽是梅”…当代诗人汪国真把今天的鹤壁宜居、生态、园林、富美的城市印象写进诗行,不就是当年的淇园吗?历代诗作如星如月两万多篇,淇河从不寂寞。

往者已矣,来者可追,鹤壁的诗人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他们以及她们,不仅一出生就在如林如星的诗人诗歌中间沐浴膏泽,还近水楼台抢占了巨人的肩膀,鹤壁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淇河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在多项文化复兴工作中,中国诗河鹤壁淇河全国诗歌大赛已经成功举办5届,国内外诗人踊跃来鹤壁采风创作,留下了大量美丽而又动人的文字。

挖掘、普及家乡文化,不仅回答你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的人生三问,同时也很好的回答了谁来培养人,为谁培养人,培养什么人的哲学问题,所以,鹤壁市文学界围绕本土文化,从娃娃抓起,使孩子们因了解家乡,热爱家乡而自信,因爱家乡而爱国。

第五集  山水神传

诗歌,是故事的浪漫表达。而故事,肇始于人类生命的开端。

每分每秒,新的故事以光速覆盖着回忆,人们对老去的故事进行加工、再造,更加充满戏剧性,使它们又以年轻的面貌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

神话,是全人类的浪漫臆想,也是对生命与自然的敬畏,它曲折离奇又不乏哲理,它包罗万象又朗朗上口。浪漫的传说,丰富的想象,那是先人的故事,却永存于现世的流水行云之间。

古灵山,位于淇县西北八公里处,隐藏在绵延不绝的太行山脉之中,昼似莲花盛放,夜如众星捧月。神话传说《封神演义》发轫于此,其中的女娲圣地,更因其充满神秘色彩而格外受游客的青睐。

【同期声 古灵山讲解员 杨志艳:我们看到女娲像下面有一层十二生肖造型,这代表了华夏的有情儿女,因为我们都知道,女娲娘娘是人类共同的母亲,所以就像依偎在母亲身旁,共享天伦之乐。来我们正前看一下。】

杨志艳,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古灵山工作,是对古灵山最熟的导游之一。

【同期声 古灵山讲解员 杨志艳:这个石碑上面介绍的就是殷纣王来此降香的一个过程,我们看到下面有一首诗 特别明显“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它的意思是说,如果女娲娘娘可以被他娶回去,在他身边伺候他,他就非常的美了,这里的娶就跟我们现在的嫁娶一个意思,所以女娲娘娘看到之后非常生气,她说“世间所有人都对她非常尊敬,惟有纣王违者不尊,写了这么一首淫诗”。所以派下了狐狸精苏妲己来迷惑他,现在的小朋友提到纣王知道其是个昏君,就知道吃喝玩乐,忠奸不分,最后是国破身亡,非常可悲的下场,其实殷纣王也是一个志向远大的人,在狐狸精到他身边之前,曾经也是亲自统兵出征,平定东夷。】

上午10点左右,杨志艳带着游客抵达峰顶,古灵山景区虎山山峰上。就是这座高七十米的女娲峰,女娲峰以天然形似女娲而得名,峰顶似髻挽盘龙,面目慈祥,往下看,犹如双肘曲于胸前,于高处,静观世间万象。

封神演义的开篇纣王降香正是发生在古灵山,如今的女娲峰恰似天地杰作,重现当年情境,神话故事体现着人们心中的美好愿景,当残酷的真相随风而去,善良的劳动人民编织出美好的神话留在人间。

人们往往惊叹于自然的鬼斧神工,因如梦似幻的奇崛之景生发出无限遐想,天水之间的青岩绝便是这样一处让人惊叹的杰作。青岩绝位于多垴山,悬崖绝壁拔地而起,青岩绝千佛洞旁便是白蛇洞,又名无底洞,传说此处直通淇河河底

白蛇可从此处下去与小青相见,白蛇洞往东3公里处是传说中许仙的故乡许沟村,许沟村再往东1公里便是法海修禅之地金山寺。明末清初的冯梦龙将白娘子永镇雷峰塔的神话传说收录自己收集编撰的《警世恒言》。

【同期声 金山办事处工作人员 申盼:现在我们所处的位置是金山寺的大雄宝殿,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之一白蛇传就发源于此,发源地就是离这里不远处的许家沟村。在一千多年前的北宋时期,白蛇闹许仙的故事就在此地广泛流传。故事里所讲的白蛇精,相传是被许家沟的许姓老人从黑鹰的口中救出。白蛇精为了报恩就嫁给了许家后人许仙,然后在黑山上种植草药,给村里的村民治病,这就导致金山寺的香火冷落起来,黑鹰转世的法海就住在金山寺,香火冷落之后,法海大为恼怒,他就决心破坏许仙的婚姻,后面就出现了盗仙草,水漫金山寺的情节。

白娘子因为水漫金山寺动了胎气,早产生下了儿子许士林,法海趁机用金钵罩住了白娘子,镇压在了南山的雷峰塔下,许仙因为此事心灰意冷,在南山塔下出家修行,十八年后,其子许士林高中状元,回乡祭祖拜塔。才得以救出母亲 一家团圆。】

距离柏尖山村不远处的河口村,有一处自然美景七里沟

七里沟的岩石与别处不同,呈灰褐色,为白云岩,如今已成为冶炼金属镁的重要原料。

【同期声 河口村村民:以前老人说的就是一块石头,跟蛤蟆一模一样,要不是因为在这修山门挖地基,这个石头看得很清楚。】

村民所说的金蛤蟆,是一块灰褐色的形似蟾蜍头部的石头,据村民介绍,古时七里沟涧岩峰前有一只石蛤蟆,有一天突然变得金光夺目叫声洪亮。

【同期声 河口村村民:山里的规矩,爹娘去世要去给公婆磕头,他到此处以后看到蛤蟆在蹦,说哎呀这个石头还会蹦,老年传说一句话把蛤蟆冲撞了,因此这个蛤蟆就不会蹦了。】

如今的金蛤蟆早已埋在七里沟的土壤里,而这连绵不断的白云岩便是那金蛤蟆口中所吐的烈焰灼烧而成。水汽氤氲下的七里沟,犹如这场神话中的海市蜃楼。

相较于历史的客观,神话往往是某种集体主观意识的体现,反应了人类深处的性格底色,无论是女娲降纣、蟾蜍惩恶亦或是白蛇行善,它们都体现了中华民族善良、忠诚、敢于牺牲与奉献的性格特征,编织着对未来的美好祝愿。

第六集 淇水军事

东周之后,那个战火纷飞的岁月里有一位先贤出生于此,这个故事要从中华第一古军校讲起。

生活在云梦山的人们常常口口相传,苏秦、张仪、毛遂、庞涓、孙膑的故事。他们年龄差异很大,生活的地方也各不相同,之所以能够联系在一起,源自一本叫《鬼谷子》的论著。鬼谷子文化研究院就在这个高580米的山顶——云梦山。 

鬼谷子,号鬼谷,字诩,生卒不详,春秋战国时期的谋士,出生于朝歌城南王庄村,著有鬼谷14篇,后来研究鬼谷文化的学者们有记载17或21篇目不等。历经千年后的家乡仍旧对他的事迹如数家珍,老少皆知。

秦国一统天下之后,在那个海河流域发达的年代,古黄河在黎阳城内泛滥,秦国的暴虐民不聊生,人们纷纷拿起刀枪保卫家园,荆轲的童年就在厄运中成长。

公元前227年,咸阳的王宫里,不可一世的秦始皇遭遇了他人生史上最大的危机。当他得意洋洋的从燕国使者荆轲手里拿过地图,幻想着燕国上下此起彼伏的臣服之声时,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从地图末端赫然出现,就在那一瞬间,荆轲猛地抓起眼前的匕首拼劲全力向秦始皇的咽喉刺去。

荆轲刺秦可以说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刺杀行动,在当时的情况来看也确实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其所具有的危险性与不可靠性也十分巨大,荆卿虽亡,然其之精神属实可嘉,荆卿刺秦,非为私仇,亦不为报丹之恩惠,其之意乃欲救黎民于兵灾之中。此非正义之举乎,夫秦王者,虽带甲百万,然施政残暴,杀伐不止,欲使天下之人皆附于其刀兵之下,此非无道之行乎,故荆卿之刺秦王者于义为正也,其身死之日必为史所记。

时光绵延至抗日战争时期,我黎阳城再次遭受了巨大的破坏,当日军进攻我黎阳城时,淇水儿女纷纷站了出来,打响了中原儿女抗日战争的第一枪。随着日寇的疯狂反扑,浚县也付出了惨痛代价。在南京抗日纪念馆内,清晰记录了中国抗日十大惨案的悲惨画面,人们永远记住这样一个个先烈地足迹,永远为那一幕幕抗战的鹤壁人点赞。

红色的,在这样的秧歌舞蹈下总是光辉的。山城,也是红色的故土,作为全国红色研究会命名的百家革命乡镇的石林镇,记录了1945-1946年的故事,在刘邓大军的历史上就在这座古建筑里面决定了我人民军队的走向,也决定了解放武装挺进大别山。当老人们再次唱响歌曲的时候,也让我们再次怀念起人民的子弟兵的奉献。

第七集  淇水非遗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洒下,当村口的第一声鸡鸣奏起,当河水潺潺、鸟鸣悠悠,回旋飘荡在空谷之中,陈家湾村从夜晚的神秘里探出了头。

【同期声 陈家湾儿歌:身似电、脚如箭,手似流星腰似转,上至八十三,下至刚会站,都学陈管三 。】

上至八十三,下至刚会站,都学陈管三,这句流传于陈家湾村民口中的老话,也道出了陈家湾人的习武尚武之风。

陈氏通背拳,发源于明朝初年,是中原著名的拳术之一。通背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在豫北一带声名远播,与温县陈家沟的太极拳齐名,民间有南有陈家沟北有陈家湾之美誉。据史料记载,明朝建文年间,浙江宁波北关武士陈管三随燕王朱棣北征蒙古,后又参与靖难之役,在永乐年间屡立战功,赋闲后,陈管三教授子女武艺,是为陈氏通背拳之源头。

陈管三把战场上的搏杀技与生活上的防身术相融合,经过长期潜心研磨,创出陈氏通背拳,陈家子孙不忘祖训,耕读传家、练武防身,闻鸡起舞、挑灯夜习,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辈辈相承、代代相传、蔚然成风,终使拳术日臻完善,自成一派。

原本以为江湖都在电视中,侠义都在小说里,看到了陈师傅才发现,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华勇的武馆正在教授太极,它属于竞技性武术项目,其观赏性要略高于南方的咏春拳。华勇常年在朝歌镇习武,尚武的他经常参加各种赛事,算得上国内知名太极高手。因此,慕名而来的求学者络绎不绝。

武者,通音律,太极走八字为妙。淇河太极图凝望着天空深处已有千年,黑白间成风为动,浩瀚宇宙尽收其中。

鹤壁所辖浚县的正月古庙会素有华北第一古庙会之美誉,更是中原民俗文化的一块古化石。2019年2月12日是浚县卫溪街道办事处北街社区社火祭祀火神出会的日子,火神庙前人头攒动锣鼓喧天,北街村的社火也发源于中国传统农耕文化,自然经济时期,先民们认为社是土地之神,火则由火祖赐予,有特殊含义,所以形成了尚社拜火的观念。

正月期间,乡亲们载歌载舞,拜神祭祀,以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也正如其他民俗一样,社会自身的祭祀礼典性逐渐减弱,其功能性逐渐从娱神转化为娱人。浚县的正月古庙会与社火相依而存,若把庙会看成是一幅人文画卷,那社火无疑是这幅画卷中最精彩的部分。

北街的背阁是坐落在这四关四街内的一种古老的表演形式。她是李雨萱,她的爸爸和姑姑在20年前都是阁上的主角,爷爷是去年的大会首,9岁的雨萱已经连续上阁两年了,而依照惯例阁一上就得三年,上了阁的孩子们一背就是一天,为了减少下阁的次数,他们只能喝极少的水,背着他们的师傅们也都个个经验老道,如若没有点惊人的体力和意志那这西山的山坡可没那么好爬。

每年的浚县,仿佛都在为了这一节日而奔波忙碌着,虽然累但却时常能看到他们投入的笑容。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历史的一页页动画,传承了鹤壁的文脉,淇水非遗已成为鹤壁的一张张名片,山上那尊巍峨矗立了一千五百多年的古佛仿佛正张口讲述着:

去喝淇河水吧,喝了它无事不成!

来访鹤壁城吧,来了后流连忘返!

第八集  鹤淇古城

史,记事者也。大到宇宙形成,小到细胞分裂,历史是相对于此刻的故事。如同氤氲在另一维度那片被称作过去的时空。历史,与我们并行不悖,演绎着别样的鲜活,印证着记忆的永恒。

战争,历史世界里的至暗时刻,人类躯壳上最丑陋的伤疤,一九三七年七月七号之后的中国陷入在八年的梦魇之中,战火烧过淇河两岸不断蔓延。尽管战火的摧残使鹿楼满目疮痍,但在层层废墟下依然可见曾经的壮丽。

三千年前,帝辛在此修建鹿苑,用以军事训练与王室游乐,拔地而起的东西两座望鹿楼环抱鹿苑,为王亲贵族与侍从嫔妃提供休憩之所,百姓也纷纷在望鹿楼的周围定居,从事农业生产和商业贸易,于是这里就逐渐形成了较大的村落 ,如今铺展于我们眼前的的鹿楼。

月上柳梢,星光点点。这儿的夜晚比白天更活泼,夜色初生,小商贩们早已在道路两旁驻扎好位置,百姓们从四面八方以不同的方式和不同的心情朝逐渐聚集到了这里。鹿台阁景区,是鹤壁市政府以殷商鹿台为原型复建的一个文化景观,巍峨壮观富丽华美的楼阁,似乎让所有人都产生了错觉使人生发出重回盛世殷商之感。

与鹿台阁的热闹相比,真正的鹿台就像一位素人,如今只有这碑文是它唯一存在过的证据,《太平寰宇记》里面有相关记载“鹿台在县西二十里,帝王世纪云:纣造饰以美玉七年乃成,大三里高千仞余址宛然在,城内即纣投火处”。

在摘星台景区,每天为来客讲解故事就是豆凤娟的工作。

【同期声 摘星台景区讲解员 豆凤娟 :说这个木质阁楼有多高呢?登到上面是可以把天上的星星给摘下来的,所以当时殷纣王起名为摘星楼。】

摘星台公园,是一处承载淇县千年记忆的遗迹。

【同期声 摘星台景区讲解员 豆凤娟 :鹤壁淇县古称朝歌,这个是在三千多年前殷纣王迁都于此取名为朝歌,取喜迎朝阳高歌黎明之意。】

摘星台,嘉靖二十四年《淇县志》称其为妲己台,乾隆时期的《淇县志》中提到,据传摘星台为纣与妲己观朝涉之处。

【同期声 摘星台景区讲解员 豆凤娟 :纣王晚年荒淫无道残害忠良,他的叔父比干就登到摘星楼苦谏纣王,反而将纣王惹恼成怒,被纣王剖腹挖心,所以我们今天参观的这个地方也是爱国忠臣比干被剖腹挖心的遗址。】

这段传说敷衍自《史记》,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剖比干,观其心。”摘星台,相传为商末帝辛与妲己朝夕游乐之所,古时台上另建有摘星楼一座,因此摘星楼极高,登其上仿佛可以伴月摘星,遂得其名摘星楼。现如今的摘星台牌匾之下,另有书写朝歌两个大字的匾额一块,上书朝歌。

一部志怪题小说《封神演义》讲述了淇河流域的文化启蒙,人们从多神论图腾崇拜走向了正轨,道家思维逐渐清晰。商之后的朝歌古城由卫国康叔在此立都,在春秋战国年代,卫国成为生存时间最长的诸侯国之一,前后共计838年。究其原因,人们认为是卫国多贤才,孔子周游列国14年,其中在卫国长达10年,吴王的弟弟季札曾经周游列国,他在卫国得出的结论是“卫多君子,其国无患”。商鞅、吕不韦、荆轲、聂政均是卫国时期的杰出人才。   

在淇河的另一侧还有一座古城黎阳,自古就有“黎阳收 、顾九州”的美誉,因此浚县的农业生产在历史上久负盛名。据记载约在公元前6000年母系氏族晚期淇河下游以东地带就有先民在此定居繁衍,曾在大赉店、前公堂、北纸坊、前草店等地发现仰韶文化遗存,约在公元前4000年父系氏族时期,先民开发火龙岗东西两侧沃土,从事原始农牧业,在今姬屯、大八角、小艾庄、冢儿章、大碾、亮马台等地发现龙山文化遗存。

坐落在浚县城中的大伾山上的大佛楼是天宁寺中轴线上的最后一座建筑,因楼内依山崖雕凿大佛而闻名古今,大石佛高22.29米,依崖开凿于十六国后赵时期,距今1600余年,是全国最早北方最大的大型摩崖造像。据明代《浚县志》记载,后赵皇帝石勒以佛图澄之言馋崖石为佛像,高寻丈以镇黄河,大石佛又俗称镇河将军。

淇河水在流经了150公里以后的下游蜿蜒而行,与卫河合流向北奔向大海,卫河的前身基本上是隋代大运河的永济渠,在曹操开凿白沟的基础上利用一些天然河流和早期黄河故道加以联缀而成,古代漕运商运甚繁帆樯往来络绎不绝,近代仍是豫北地区与天津之间物资交流的重要航线,古老的运河贯穿了浚县南北全境,流淌千年。

浚县屯子镇码头村自古就有放河灯的历史,每年的二月十八晚上,人们从不同的地方汇集于此,将五颜六色的烛灯放至水中,霎时平静的河面流光溢彩熠熠生辉,河灯寄托着人们心中对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美好祝愿。

时光步履不停,长线不断绵延。后世的鹤壁在历史的一隅默默规整,记录着各个朝代的更迭。自有人类以来,华夏文明在淇河水的流动中逐渐模糊,但尘封的记忆,总会在人们口中世代相传!


来源:腾讯视频

编辑:王鹏

统筹:陈鸿

总值班:郭红艳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